史记 · 卷八 高祖本纪卷八 未补充完整

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字季。父曰太公,母曰刘媪。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雷电晦冥,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。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 [ 1 ]

[ 2 ] 未补充

[ 3 ] 未补充

[ 4 ] 未补充

[ 5 ] 未补充

[ 6 ] 未补充

[ 7 ] 未补充

[ 8 ] 未补充

秦二世元年秋,陈胜等起蕲,至陈而王,号为“张楚”。诸郡县皆多杀其长吏以应陈涉。沛令恐,欲以沛应涉。掾、主吏萧何、曹参乃曰:“君为秦吏,今欲背之,率沛子弟,恐不听。原君召诸亡在外者,可得数百人,因劫众,众不敢不听。”乃令樊哙召刘季。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。 [ 9 ]

于是樊哙从刘季来。沛令后悔,恐其有变,乃闭城城守,欲诛萧、曹。萧、曹恐,逾城保刘季。刘季乃书帛射城上,谓沛父老曰:“天下苦秦久矣。今父老虽为沛令守,诸侯并起,今屠沛。沛今共诛令,择子弟可立者立之,以应诸侯,则家室完。不然,父子俱屠,无为也。”父老乃率子弟共杀沛令,开城门迎刘季,欲以为沛令。刘季曰:“天下方扰,诸侯并起,今置将不善,一败涂地。吾非敢自爱,恐能薄,不能完父兄子弟。此大事,原更相推择可者。”萧、曹等皆文吏,自爱,恐事不就,后秦种族其家,尽让刘季。诸父老皆曰:“平生所闻刘季诸珍怪,当贵,且卜筮之,莫如刘季最吉。”于是刘季数让。众莫敢为,乃立季为沛公。祠黄帝,祭蚩尤于沛庭,而衅鼓旗,帜皆赤。由所杀蛇白帝子,杀者赤帝子,故上赤。于是少年豪吏如萧、曹、樊哙等皆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,攻胡陵、方与,还守丰。 [ 10 ]

[ 11 ] 未补充

[ 12 ] 未补充

[ 13 ] 未补充

[ 14 ] 未补充

[ 15 ] 未补充

[ 16 ] 未补充

[ 17 ] 未补充

[ 18 ] 未补充

[ 19 ] 未补充

[ 20 ] 未补充

[ 21 ] 未补充

[ 22 ] 未补充

[ 23 ] 未补充

[ 24 ] 未补充

[ 25 ] 未补充

[ 26 ] 未补充

[ 27 ] 未补充

[ 28 ] 未补充

[ 29 ] 未补充

[ 30 ] 未补充

[ 31 ] 未补充

[ 32 ] 未补充

[ 33 ] 未补充

[ 34 ] 未补充

[ 35 ] 未补充

[ 36 ] 未补充

[ 37 ] 未补充

[ 38 ] 未补充

[ 39 ] 未补充

[ 40 ] 未补充

[ 41 ] 未补充

[ 42 ] 未补充

[ 43 ] 未补充

[ 44 ] 未补充

[ 45 ] 未补充

[ 46 ] 未补充

[ 47 ] 未补充

[ 48 ] 未补充

[ 49 ] 未补充

[ 50 ] 未补充

五年,高祖与诸侯兵共击楚军,与项羽决胜垓下。 ... [ 51 ]

正月,诸侯及将相相与共请尊汉王为皇帝。汉王曰:“吾闻帝贤者有也,空言虚语,非所守也,吾不敢当帝位。”群臣皆曰:“大王起微细,诛暴逆,平定四海,有功者辄裂地而封为王侯。大王不尊号,皆疑不信。臣等以死守之。”汉王三让,不得已,曰:“诸君必以为便,便国家。”甲午,乃即皇帝位氾水之阳。 [ 52 ]

[ 53 ] 未补充

[ 54 ] 未补充

[ 55 ] 未补充

[ 56 ] 未补充

[ 57 ] 未补充

[ 58 ] 未补充

[ 59 ] 未补充

[ 60 ] 未补充

[ 61 ] 未补充

[ 62 ] 未补充

[ 63 ] 未补充

[ 64 ] 未补充

[ 65 ] 未补充

[ 66 ] 未补充

[ 67 ] 未补充

[ 68 ] 未补充

[ 69 ] 未补充

[ 70 ] 未补充

[ 71 ] 未补充

[ 72 ] 未补充

[ 73 ] 未补充

[ 74 ] 未补充

[ 75 ] 未补充

[ 76 ] 未补充

[ 77 ] 未补充

[ 78 ] 未补充

[ 79 ] 未补充

[ 80 ] 未补充

[ 81 ] 未补充

[ 82 ] 未补充

[ 83 ] 未补充

[ 84 ] 未补充

[ 85 ] 未补充

[ 86 ] 未补充

丙寅,葬。己巳,立太子,至太上皇庙。群臣皆曰:“高祖起微细,拨乱世反之正,平定天下,为汉太祖,功最高。”上尊号为高皇帝。太子袭号为皇帝,孝惠帝也。令郡国诸侯各立高祖庙,以岁时祠。 [ 87 ]

[ 88 ] 未补充

高帝八男:长庶齐悼惠王肥;次孝惠,吕后子;次戚夫人子赵隐王如意;次代王恒,已立为孝文帝,薄太后子;次梁王恢,吕太后时徙为赵共王;次淮阳王友,吕太后时徙为赵幽王;次淮南厉王长;次燕王建。 [ 89 ]